北京国富信-企业征信评级-招投标必备-国家商务部唯一授权

北京国富信

北京国富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招投标必备
网站首页 > 信用资讯 > 业界资讯

莫让信用数据变成“叶公好龙”的事情

2017-05-22 14:58:01 北京国富信 阅读
       近年来,国家层面开始重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问题,一场新的变革在全社会范围内掀起。以联合惩戒主导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掀起新高潮。经济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中国经济发生着根本性变化,在互联网的扁平化时代之下,经济结构不仅呈现出异样的发展,与此相适应的信用环境构建也在快速变动之中。
  在《未来简史》中,作者认为,人类未来的所有意义终将烟消云散,数据将成为世界主宰。按照这种观点审视当前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数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对数据的归集,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成为整个信用建设的重点工作。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伴随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政府层面部署建立组织机构代码制度,希望借此完善中国的监督管理体系。经过多年的发展,组织机构代码已经成为在中国内地合法注册的3000多万企业、组织和机构必须拥有的身份证明。这些组织机构的基本信息已经全部录入全国组织机构代码中心的数据库,并且实现每天更新。
  虽然目前已经有近40各部门和领域在使用这个数据库,但各部门之间信息系统的连接仍然不是特别通畅。这是什么原因呢?主要的原因在于各部门之间只是将自己所关注的数据进行收集,而这些数据之间长期处于孤立状态,更多的部门将这些数据“据为己有”,不愿意与其他部门进行共享,这必然造成“信息孤岛”的问题。
  对于一件事情的了解程度,取决于能在多大范围,多少角度上获得对某件事情的认识,这些数据获得的越多,角度越广,那么对于事情本质的认识也就越深刻。对于信用而言更多向度的数据对于诚信透明大有裨益。所以要推动社会信用体系的发展就必须突破屏障实现更大范围内的数据共享。
  然而这并非一件易事,首先在于诸多部门都有专门的数据,甚至包括一些企业。例如电力部门拥有企业和家庭用电情况数据,城市供水部门也有对工厂和居民用水情况的数据,另外还有公安部门、交通部门、工商部门、电信部门等等,这些部门都有各自不同的数据,而我们国家有太多这样的部门,不同部门之间的协同乃至实现数据共享依然困难重重,这里面既有技术问题,也有体制问题,更有标准统一的问题。
  其次,对于数据的掌握和管理存在一种壁垒,因为有了这些数据,就在这一领域有了话语权或者是某种“特权”,这种“特权”的好处不言自明。尽管现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机构形成了43个部门的部际联席会议机制,但是在协调共享数据之时依然存在诸多障碍,从根本上看主要矛盾在于一些部门不愿意放弃这种权利。然而这种所谓权利要是被某个部门或者某个人掌控,那么自然是滋生腐败的“温床”。
  最后,即便是实现了这些数据的共享,对数据的运用,包括公示等都存在对数据隐私的保护问题,而在这一方面我们还没有明确的法律予以保护。推动以大数据为载体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是正确的构想,但也必须同时坚持依法治国,维护企业组织和个人信息的隐私权。
  为了解决不同部门之间信息孤岛和数据共享问题,国务院出台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为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加快构建信用中国指明了方向。据了解,截止到2016年底,全国各类法人和企业存量代码转换率整体超过97%,目前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已经实现与各省区市和部级联席会议各成员单位之间的信息共享。已有共享信息超过7.4亿条。相关政策的出台,促使各部门之间开始打破壁垒进行数据共享,不仅各部门之间,不同地区之间乃至不同层面之间亦开始进行数据共享和流动,这为形成“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惩戒大格局奠定了基础。
  虽然政策的推动和多部门的联合机制对于尽快实现不同层面信用大数据共享提供了强力支撑,然而这种行政上的推进难免会让信用环境的构建出现某些畸形生长。笔者比较担心的问题在于很多地方仅仅是为了完成指标任务而进行机械式的数据收集,对于信用数据环境的构建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特别是信用的市场效应如何发挥,如何通过商业化的组织来收集、整理、分析、挖掘信用数据的商业价值还比较懵懂。如果信用数据背离了市场化的使用价值,那么信用信息本身的价值将大打折扣。
  因此在这一方面,某些部门切不可“叶公好龙”,只是关注一时一地的信用数据的数量,而缺乏信用环境建设的整体布局和长远规划。此外在信用大数据挖掘方面可以说是今后信用建设工作的重中之重,如果说信用体系建设是一场马拉松,那么信用数据的归集只是这段漫长里程的第一步,更多的工作和更艰巨的任务将是对信用数据的挖掘和使用。



标签:   信用信息 信用建设